2014年剛剛跨入門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新年獻辭中聲稱:“振興‘強有力的日本’的奮鬥才剛剛開始”。聯繫安倍過去一年來的表現:2月否定東京審判的正義性;3月鼓吹以“安倍談話”取代“村山談話”;4月兜售“侵略定義未定論”……12月射出“安保三箭”,並無視中國的重大關切,公然參拜靖國神社。試問:安倍所謂的“強有力的日本”,究竟是什麼樣的日本?
  安倍還在新年獻辭中稱:“進行戰後以來的大改革絕非易事。”值得回顧的是,1946年1月1日,日本天皇裕仁發表了《振興國運詔書》,該詔書強調自己是人,不是神,因而被通稱為《人間宣言》,並被視為崇尚和平的日本現代民主化政治的起點。翌年,日本通過了以“主權在民、和平主義、尊重基本人權”為“三大支柱”的《日本國憲法》。如今,安倍要“進行戰後以來的大改革”,究竟是什麼樣的改革?
  安倍首次擔任首相時,在2007年1月1日發表的新年獻辭中表示:“我和中方同意把兩國的真誠關係,發展戰略互惠關係。”但是,2012年末安倍重新執政後,卻說一套做一套。一方面,安倍口口聲聲表示要和中國“重返戰略互惠”;另一方面卻不擇手段地在軍事、外交、經濟等各方面牽制、圍堵、遏制中國,甚至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大言不慚地宣稱:“復興後的日本將在亞洲更具領導地位,並將在亞洲制衡中國。”安倍如此虛偽狂妄,究竟意欲何為?
  實際上,安倍所要達到的目的,早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安倍本人也毫不掩飾地在2013年12月22日的NHK節目中宣稱:“修憲是我最終目的”。
  為了實現這一最終目的,安倍不斷製造緊張局勢,挑釁中國底線,為修憲尋找“依據”。在中國出於自身防衛的需要強化軍備時,則藉機渲染“中國威脅”,抹黑中國發展戰略,稱“如果中國選擇這樣的道路,中國將不會和平崛起。”
  安倍對美國也同樣玩弄著“兩面派”的手法。一方面聲稱“只有強化日美同盟,日本的外交才有實力”,利用美國“重返亞太”和“再平衡戰略”,達到自身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目的;另一方面卻在《防衛白皮書》中首次提出“強化日本獨自的防衛力量建設”,在《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中表示“美國在國際社會中的相對影響力正在變化”,甚至不聽美國方面的一再告誡,無視美國“穩定東海局勢”的戰略目標,在任職一周年之際參拜靖國神社,激起周邊國家的強烈反彈,終於使美國忍無可忍,對安倍公開表示“失望”。
  2014年是甲午戰爭“雙甲子”120周年,是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的年份。1894年7月25日,日本聯合艦隊“浪速丸”開炮擊沉清軍“高升號”,“不宣而戰”,直接引發了甲午戰爭。戰後,日本脅迫中國滿清政府簽署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不僅掠取了中國領土,而且掠取了約相當於日本當時年度財政收入4.87倍的2.315億兩庫銀作為“賠償”,並利用這筆“賠款”不斷增加軍費和擴充殖民地,最終發動全面侵華戰爭。這一屈辱的歷史,永遠刻在中國人民的記憶里。
  歷史不容重演,也不會重演。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所言:“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今天的中國已不再是120年前的中國。我們完全有能力、有信心捍衛自己的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民族尊嚴。”安倍若想“穿越歷史”,繼續恣意妄為,複活軍國主義,必將受到全世界和平與正義力量的聯手抵制,最終被歷史拋棄。
  (馮瑋,復旦大學歷史學系教授,海外網特約評論員)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ox58oxyd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