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北京4月12日電 (記者 應妮)作為中國新文人畫的代表,畫家朱新建的名字似乎是在他與王朔成為親家後才為更多普通民眾所知曉。12日,《除了要吃飯其他就跟神仙一樣:朱新建個展》在今日美術館開幕,人群中唯一缺席的是畫家自己——今年2月朱新建因病逝世,享年61歲。
  今天的展覽是藝術家逝世後辦的第一個大型個展,因而具有特殊意義。這也是朱新建第一個左手畫大型個展,展出150餘幅作品,包括條幅、字畫、冊頁、速寫、手稿、影像、文獻和扇面,主要展示朱新建在北京一年的生活和藝術成就。
  朱新建畢業於南京藝術學院,因在“85美術新潮”期間展出裸體小腳女人而飽受爭議,作品中小腳女人的畫式和情色傾向被認為違背了當時的意識形態,甚至被批評為“純粹的封建糟粕”。評論家慄憲庭將朱新建歸為新文人畫“南線”代表人物,並以此提出“潑皮文化”的概念,進而影響了後來的“玩世現實主義”。
  2007年底,一場大病令朱新建失語,右手偏癱。此後他以超乎常人的毅力和樂觀心態與病魔鬥爭,堅持練習左手作畫。展覽的名稱由藝術家生前親自決定並書寫。由於藝術家在展覽籌備階段去世,策展方決定在原本計劃的左手作品中加入小部分的右手作品,以及早期的左手作品,通過回顧的方式幫助觀眾瞭解藝術家的整體藝術生涯與各個時期的風格。
  在開幕式上,陳丹青表示對朱新建的評價只有一個詞“率性”,“他的率性是一輩子的性格,進而讓我們所有人覺得我們都是在裝逼”。“玩水墨、玩情色、玩個人……朱新建的畫中其實沒有‘性’,至多只能被看作是性的幻想、隨筆、塗鴉;新建下筆如同面對肉體,淫心躍動,近於狎:他的新文人畫存心背棄文人畫所有元素與規矩,猶如將文言徹底白話、口語化、方言化”。
  他坦言,希望現在的80後、90後應該多看看朱新建的作品,“他們太乖了,既不會嚴肅認真,也不會嬉笑潑皮”。
  親家王朔為展覽撰寫了前言,痞氣依舊。開篇即言“我跟朱新建其實不熟”;在回憶去年雙方在兒女婚前的首次見面,當時朱新建已經中風,說不了什麼話,他寫“朱新建一直遞煙給大家,我平常出門不太抽煙,養著嗓子,寫東西的時候抽。那天下午跟他抽了得有一包,多數時候就是互相抽著煙微笑。到五點多,老朱就開始吃飯了,我們也準備離開。那天他桌上擺著一碗丸子湯,素凈的很,左手拿著一個大白饅頭。他一個南京人,又講究好吃好喝的,現在跟著一山東護工也開始吃饅頭了。”
  “我後來想想朱新建也就比我大五歲,雖然有些人叫他老爺子,其實算是同輩人。人到中年,總是會先走一批人的,剩下我們這些人無聊地活著。……不管怎麼說,有生不出來的,沒死不了的,希望咱們走得體面,來世托個好人家,逍遙一輩子。天堂,不去也罷。無量壽福,阿彌陀佛,嗡呢嗎逼轟。”
  朱新建的遺孀陳衍表示,將陸續籌備出版朱新建全集。
  據悉,畫展將在今日美術館持續至4月22日。(完)  (原標題:畫家朱新建逝世後個展亮相 親家王朔撰前言調侃)
創作者介紹

ox58oxyd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